Search

南昌县人民医院感染病房里的“他们”

南昌县人民医院感染病房里的“他们”

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打破了新春佳节原有的欢乐氛围,每一次病患数据的刷新都让人万分揪心。在这场没有硝烟却有生死的疫情防控战中,江西省南昌市南昌县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全力以赴,日夜奋战,与时间赛跑。南昌县人民医院感染科,这个非常时期让人望而生畏的地方,一群可爱的人用善良与坚韧书写着与“疫”相伴的动人故事。

杨成云:感染科主任,50岁,中共党员,从医28年

“仿佛奇迹一般,小小的感染科从10多个人的小集体一下变成了30来个人的大集体。除夕当天感染科就建立了隔离病房,当天就收治了发热病人。”感染科主任杨成云说。

与其他普通病房不同,感染科住的都是武汉返县的或密切接触的发热病人,医护人员每天早晨必须严格做好个人防护,才能进入病房。“有很多人告诉我穿两层防护服以后会有呕吐等不适反应,一开始我还不相信,但我第一次穿上以后,就感觉特别憋和闷,喘不过气,下蹲等基本活动也很受限……”进入病房需要穿过清洁区和半清洁区,才能到达污染区。在走廊中,他只有通过不断地深呼吸,来努力适应防护服带来的不适。

防护服是所有医护人员最大的安全防线,面对病毒,恐惧是人的本能。杨成云说,一开始也会有所担心,当进入病房开始为病人忙碌后,就会忘记自身的安危。

骆云婷:感染科护士,24岁

“平常对病人的一个简单操作,在这里完成都非常困难。”骆云婷举例说,在普通病房里面,做气管插管或普通的静脉穿刺,都可以很迅速完成。但是在隔离病房,由于带着双层防护手套,严重影响手感,这导致穿刺等动作可能需要1个小时完成,做完之后,密不透风的防护服下衣服都是湿透的。

“因为手套太厚,有时候手摸颈动脉的波动都不是很明显。视线也会受到严重影响,头上戴的面屏、防护镜上的镜面遇到口中呼出来的热气就会起雾,造成视线模糊。”骆云婷感慨,这和以前在日常工作中遇到的困难明显不同,她现在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地多一些耐心和细心做好每一件小事。骆云婷介绍,一名护士一个班通常是8个多小时,休息时间只有中午,但很多时候也会因为一些突发的情况不能按时下班。“出来的第一感觉是全身瘫软,只想躺在地上。”

胡园:感染科护士,29岁

感染科的工作主要体现在病人护理这方面,隔离病区的病人不能有家属陪护,协助他们的大小便、拿药、送饭、吸氧、翻身、吸痰,倒水、打水、修理床头灯、拿被子递衣服,这些护理都要护士在病床旁24小时不停监护和帮助。

“很多病人被医学隔离后,心理会变得特别恐惧,感觉自己在等死。”在胡园看来,面对复杂的疫情,救治很重要,但病人的心理辅导更重要,“我常常拿解除隔离出院的事例来安慰他们,给他们做健康宣教,帮助他们解除忧虑,增加战胜病毒的信心。”胡园说,只有让病人的担心少一点,他们才会更有信心积极配合治疗,才能及早出院。“病人是可以带手机的,我们允许病人跟家属沟通,让家属也为他们打气加油。”

熊志坚:主动志愿发热门诊医生,38岁,中共党员

“我是一名党员,让我去吧 。”听闻医院正在组建医护志愿队,熊志坚主动请缨。

正式上岗的第一天,熊志坚坐了10小时发热门诊,来就诊的都是武汉返县或密切接触者的发热病人,一天下来50多个,随时都有被感染的危险。“上班之前三个小时我就不再喝水了,也不敢吃多,怕上厕所。”熊志坚说,不仅仅是因为忙碌,另一个原因是防护资源稀缺。下班时,熊志坚的脸颊被防护面具压出了深深的印子,鼻梁上甚至被压出了一个小水泡,他的护目镜里滴下的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。“实战远比我想象的艰难,说实话当卸下那套防护面具时,我鼻酸落泪了。其实哪有什么白衣天使,我们不过是一群孩子换了一身衣服,学着前辈的样子,治病救人罢了。”熊志坚眼含泪水坚定地说。

他们只是南昌县人民医院奋战在一线医护人员的小小缩影。战斗还在继续,每一名医护人员都在燃烧着自己的小宇宙,用专业、仁爱、担当,甚至是生命,守护着美好家园,守护着百万昌南人民的健康。

责编:张靖雯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tlantisminds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